要求退车退号事主不干,摇号卡住车主维权

胡女士于北京车辆限购新政前买的新车出现质量瑕疵,她遂在限购政策出台后起诉要求退车。一审法院判决她连车带牌一起退给经销商后,她提起上诉,要求保留车号牌。昨天下午,此案在市二中院二审开庭。

新车故障多,车主起诉退车获得法院支持,却被告知这一纸胜诉判决执行不了,只因被告经销商没有购车指标!消费者胡女士就遇到了这样的咄咄怪事。

胡女士起诉称,她于2009年12月14日在北京金泰开元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购买一辆东风雪铁龙轿车,登记了车牌号。此后一年内该车出现各种故障,经维修更换多处部件,依然故障不断,且车漆大面积色差,4S店两次全车喷漆修复,均出现漆皮多处脱落。因协商退车未果,她起诉要求被告返还购车款7万余元,并赔付购置税、保险费、维修费等共计1.6万余元。

根据今年1月1日实施的摇号新规定,即使法院判决车辆过户,车辆获得人也得有购车指标才能过户,这一规定卡住了借法院判决骗取小客车指标的人,却也卡住了胡女士这样有正当维权诉求的消费者。近日,这起退车案在市二中院达成和解,圆满解决。可官司也暴露出摇号新规在法律实践中的问题。

开庭时,金泰公司辩称,涉案车辆是合格产品,胡女士的起诉缺乏法律依据,请求法院驳回,并反诉要求胡女士返还两次全车喷漆费及修车费共计6600余元。胡女士对此也不同意。

法律人士呼吁,应实际解决车主维权引发的退换车辆问题,避免经销商拿限购政策当做挡箭牌逃避责任,也避免与将来出台的汽车“三包”规定无法衔接。

丰台法院查明,涉案车辆投入使用后,在新车质量担保期间,车辆的散热器、车门、雨刮器、扬声器、照明开关、座垫、油位传感器等部件相继出现故障,多次在东风雪铁龙授权服务站进行维修。2010年11月21日,该车进行了两次全车免费喷漆。

赢了官司退不了车

法院一审认定,涉案车辆存在一系列质量瑕疵,喷漆工艺也存在一定瑕疵,胡女士可以合理选择要求被告承担退货的违约责任。胡女士应将所购车辆退还给被告,同时车辆应过户至被告名下。相应的,被告应将车款退还给胡女士,但要扣除胡女士使用车辆期间的折旧费,并承担车辆购置税。

胡女士两年前买了一辆轿车,此后车辆不断发生故障,她起诉要求退车。去年12月,法院一审判决,车辆确实存在问题,判决解除购车合同,胡女士退还车辆并与4S店办理过户手续,4S店退还车款,承担车辆购置税等损失。

最终,胡女士经一审判决可以退车并拿回6.1万余元的车款及车辆购置税3094元,但要将车过户。

按照当时的规定,法院判决、裁定不受限购政策限制,当事双方拿着法院判决到车管所,胡女士就可以把车过户给4S店,然后更新自己的购车指标,再去买新车。

胡女士对此不服,提出上诉。她昨天在法庭上说,限购令之前,车牌随车一起走很正常,但限购令实施后,失去车牌意味着要重新摇号来获得指标。“我们购车还不到三年,根据相关政策,车辆过户时不能保留号牌。”家里有老人每周都要去医院,胡女士表示需要一辆车,她上诉要求保留车牌。

然而,就在一审判决作出后,北京市小客车限购政策修订,规定从今年1月1日起,法院判决、裁定、调解而发生的过户,车辆获得人也要有购车指标才能过户。被告4S店随即表示,他们同意退车,可因为公司没有购车指标,不能接收涉案车辆,无法履行判决。

对此,被告方认为胡女士退车的同时号牌也应该跟车走,并指出,根据今年1月1日实施的新政策规定,经法院判决的车辆和车牌过户,也需要先获得指标才能上牌照。“我们公司如果没有购车指标,即便是退回这辆车,也只能是废铁一堆。”

胡女士赶紧到车管所咨询,得到的答复是新规定已实施,要想过户4S店必须得有指标。

庭审最后,双方均表示愿意接受调解。法院建议,让胡女士保留该号牌,用被告退还的钱从被告处再购买一辆车,胡女士表示同意,被告称需要回去商量。胡女士还表示,她也可以不退车,由被告将原车重新喷漆并给予一定补偿。

对此,法院也无计可施,胡女士更是无法接受。让人难以理解的是,按照新规定,汽车消费维权不再是消费者占理、赢了官司就行,能不能退换问题车,到头来竟然还得看经销商有没有购车指标!

摇号新规让法官犯难

胡女士只得向市二中院提起上诉。为了切实保护消费者权益,二审法院做了大量调解工作,力促双方和解。最终,4S店作出让步,甘愿承担损失,卖掉了公司名下的一辆工作车,腾出了一个购车指标,才将胡女士的车过户到4S店名下,并退还了胡女士的购车款。上周五,市二中院作出裁定,准予胡女士撤回上诉,这起消费者退车案终于有了圆满结局。

个案解决了,可限购新规引发的法律实践问题仍然存在,如果不是4S店采取额外的办法配合法院工作,大费周章地“曲线退车”,此案又该怎么处理?

按照《物权法》的规定,因法院的法律文书导致物权变更的,自法律文书生效时就应该发生效力。生效司法判决应该是很严肃的,判决是有强制执行效力的,同时司法判决要确保可执行性,但购车摇号无疑具有不确定性,在这种情况下,法院直接判决车辆过户有可能导致司法白条,是违反审判要求的。

避免“一刀切”“伤及无辜”

法律人士认为,为了遏制虚假诉讼,有关部门规定,即使法院判决车辆过户也需要购车指标才能过户,这个政策制定的初衷是可以理解的,但不能因此影响到一些合理合法的正当诉求。

通常情况下,消费者起诉退换问题车,几乎不存在“骗取小客车指标”的可能,因为案件有基本的购车事实和车辆存在质量问题的证据,而且是车主与经销商之间的过户,这样合法合理的诉求应该得到直接、顺利地执行。所以,相关政策应对法院判决车辆过户的不同情况区别对待,避免“一刀切”的方法“伤及无辜”。

此外,我国汽车“三包”制度2004年进入立法程序,去年和今年两次公开征求意见,意见稿中包含了汽车厂家、经销商对所售车辆实行“包修、包换、包退”的规定。对此,有关部门应切实保证消费者退换问题车辆的实际可操作性,避免与将来出台的汽车“三包”规定发生抵触。

另寻出路解决退车问题

记者查询相关规定发现,2008年10月1日施行的《机动车登记规定》(公安部令第102号)中已对汽车退换作出了规范,规定因质量问题更换整车的,机动车所有人应当向登记地车辆管理所申请变更登记;机动车因质量问题退车的,机动车所有人应当向登记地车辆管理所申请注销登记,并出具厂家或者经销商的退车证明,由车管部门办理注销登记。不过这一规定一直缺乏实际操作的先例。

北京两高律师事务所董正伟律师建议,对于因质量问题退换车辆的,有关部门应该允许车主申请变更登记、注销登记,这样可以避免车辆过户引发的麻烦。如果这一方法能够在北京限购政策的背景下实际操作,并不会增加城市小客车的总量,厂家、经销商退换问题车辆也可以不受限制,消费者还可以保留购车指标。

背景:

虚假诉讼催生摇号新规

2010年12月23日,北京市为缓解交通拥堵,出台车辆限购政策。2011年12月19日,媒体曝光了河北省永清县法院个别法官和书记员制造“虚假诉讼”,利用民事裁定书、违规过户车牌牟利的黑幕。面对通过炮制虚假诉讼规避车辆摇号的新情况,北京市有关部门很快作出了反应。12月27日,北京市交通委员会等14部门对限购细则进行了修订,规定从2012年1月1日起,因法院判决、裁定、调解发生小客车所有权转移,车辆获得人还要提交已取得的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证明文件。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办公室就新细则政策解读时指出,作出上述修订,一个重要原因是“为防止极个别人利用法院判决等骗取小客车指标”。

相关文章